一个国内冻卵无果最后去泰国冻卵女孩的故事

时间:2020-12-02 22:25浏览量:22

今年35岁的方兰(化名)就是如此。她在重庆一家大型投资机构上班,年薪40万。方兰曾有一个相处十年的男朋友,直到谈婚论嫁,她才发现对方没有性能力。这段感情无果而终。

此时,方兰已过而立之年,简单粗暴的“剩女”名号扣在头上,压力随之而来。方兰的一些朋友迫于压力匆匆嫁人,但婚后并不幸福。

方兰不愿意将就:“我不会因为年龄大了就随便找个人嫁,还是想遇到自己爱的人。”她积极参加聚会、相亲,但爱人可以慢慢找,最让她感到焦虑的反倒是怕年龄大了生不出孩子。方兰很喜欢孩子,“做一个单亲妈妈也没关系”。

她跟身边聪明的男性朋友提起,希望他们提供精子,但没人愿意。于是,她决定冻卵。

她先是询问了一些国内的医院,都遭到了拒绝。在中国,这是一个边缘地带。按照卫生部出台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》,医疗机构禁止给健康的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。

无奈之下,方兰去年只好选择了泰国康民国际医院的卵子冷冻中心。在与泰国医生视频问诊30分钟后,方兰签署了长达45页的冻卵协议书,包括手术知情同意书、法律问题协议,比如本人死亡之后卵子如何处置等等,内容详细且复杂。然后她回家服用荷尔蒙药物。

两周后,在当地做了激素和卵泡检查,指标达标,就停药准备赴泰了。到达泰国的医院,如徐静蕾一样,她又启动了促排卵治疗,每天打排卵针。两周后顺利取卵,13颗卵子被冷冻起来。

在泰国做一次冻卵大约5万人民币,如果从中国飞过去做,再加上国际医疗的翻译费用,大约要花费8万人民币。每年存卵还要600元。

贵虽然贵,但对她们来说,可以在任何自己想要孩子的时候要孩子,付出这些代价,也是值得的。

相关推荐